智慧城市建設亟待引導

作者: admin 分類: 财經 發布時間: 2019-09-19 15:12

  8月22日,随着住建部和科技部兩大部委聯合推進第三批國家智慧城市申報試點工作的啟動,越來越多的城市将加入這場城市改造升級“運動”。這一場關于中國城市未來形态的智能化實驗,已在全國400多個城市裡開展。

  近年來,我國智慧城市建設取得了積極進展,但也暴露出缺乏頂層設計和統籌規劃、體制機制創新滞中國房地産報後、網絡安全隐患和風險突出等問題,一些地方出現思路不清、盲目建設的苗頭,亟待加強引導。

  “從申報到最後落地我參與了我們城市成為第二批試點智慧城市的全過程,但說實話後面究竟怎麼做我也不知道,老城區應用智能系統困難重重(改造工程量大),新城區相對容易些,因為在規劃初期就做好了光纖網絡布局。”一位來自華東地區某縣級市城建總公司負責人無奈地告訴記者。

  體系化建設

  的确,智慧城市涉及方方面面,包括頂層設計、基礎裝備、信息整合、運行模式、相關立法等多個層面,絕非是一個能在短期内就收到顯着成效的系統工程。

  事實也證明如此。随着國家智慧城市試點建設的遍地開花,其建設亦暴露出諸多問題:各種相關标準的模糊性,使許多地方項目出現一哄而上、基礎參差不齊、部門各自為政、信息孤島等現象比較普遍。

  為此,政府有關部門坐不住了。8月27日,國家發改委、工信部等八部委聯合推出了《促進智慧城市健康發展的指導意見的通知》(以下簡稱《通知》)。《通知》明确要求科學制定智慧城市建設頂層設計,到2020年建成一批特色鮮明的智慧城市。

  然而,這項規模龐大的綜合工程,不僅需要借助IT思維對傳統地産進行一次洗腦、相關基礎設施建設,還涉及城市資源優化配置與周邊地區協同發展的問題。

  9月20日,中國社會科學院城市信息集成與模拟實驗室主任劉治彥在接受記者采訪時表示,經過多年“水多了加面,面多了加水”式的城市無節制的慣性發展,很多城市暴露出了大量問題。以北京為例,北京人口急劇膨脹,已經達到承載能力的極限,必須通過與周邊地區的産業協作來為北京“減負”。

  在資源優化配置的前提下,“如何把智慧城市發展路徑一步步理清楚,這是一個根本問題。”劉治彥說,盡管八部委出台了促進智慧城市發展的相關文件,但距離實際操作還有一定距離。智慧城市需要哪些産業支撐、基礎設施智能化如何做、物聯網如何做、裝備制造如何生産、公共信息平台如何搭建與管理,都需要進一步深化和相關文件配套。

  “地方政府看到智慧城市是未來的發展方向,不否認有跟風和盲目建設的可能。”劉治彥認為,政府隻能起到召集人的作用,具體的實施,則要發動社會、市場的力量。從專家的研發、建模,到企業的生産、制造,是一個系統過程,而關于智能化背景下的隐私保護、技術研發的政策鼓勵、财政稅收如何扶持也需要從頂層設計入手。

  這直接導緻了體系化建設的不配套,“連信息孤島都稱不上。”劉治彥說。例如市内交通,北京雖然建立了滴滴打車網,但這個網絡甚至沒有與公交系統聯系在一起,公交站台也缺少關于哪個區域擁堵、幾點幾分到達的信息指示牌,之所以出現這種情況,一是管理機制問題,二是沒有從百姓訴求考慮問題,至少要出台一套方案,考慮到從社區到城市主幹線乃至地鐵線路之間的系統配合。

  智慧城市三步走

  當然,智慧城市也并非隻是帶來了諸多問題,其為城市發展和城鎮化建設的推動也起到了重要作用。

  從近年來我國智慧城市發展規模的變化中便可見一斑。經過近兩年的推動,包括中小城鎮在内,住建部先後公布了193個國家智慧城市試點。據住建部總規劃師唐凱介紹,截至目前,已有400多個城市宣布建設智慧城市,覆蓋東部、中部、西部地區。

  “城鎮建設實現了智能化,國家也就更現代化。所以智慧城市不僅是新型城鎮化的抓手,更是國家治理體系現代化的抓手,這也是其為什麼能得到快速發展的原因。”劉治彥告訴記者。

  不過,談及智慧城市的發展,他坦言:有些試點在個别領域取得了一定進展,但離智慧城市的核心特點還有一定距離。

  如北京推出的滴滴打車網、交通一卡通以及電子政務、電子商務等項目;甯波建立在雲計算之上的遠程醫療,可以幫助居民在全國範圍内找到最好的醫生,但智慧城市應該是一個有機的整體,涵蓋了人們生活的方方面面,就像一個人一樣,如果隻是腿好而胳膊不好,還不能叫智慧城市。

  首創經中(天津)投資有限公司智慧生态中心總經理謝丹告訴記者:“根據實際情況自行管理和調節其運行方式,提供智能化的公共服務,數字化的便捷生活,達到信息化的和諧社會,這才是我們理想中的智慧城市。”

  業内專家表示,智慧城市建設的關鍵在于智能化的實現。那麼,這一理想化的未來城市形态将如何實現?

  “至少要分三步走。”劉治彥認為,首先,要從頂層設計和智能化的裝備制造業抓起;其次,通過公共信息平台的搭建,要打破地區之間的封閉狀态;最後,運用信息管理、軟件設計,建模、調控。此外,相關部門的立法和頂層設計也很重要。

  “如果把一個城市比喻為人的話,智能系統更像是人的大腦、神經,生态系統更像是人的血脈、肌肉。”謝丹認為,一個新型現代化城鎮,應當是智慧、生态相互促進,服務于民的智慧化城市,大家可以看到一些指标,因智慧化而産生的改變。

  比如,我們飲用的自來水,從自來水廠到用戶的終端應用,期間各種跑冒滴漏達到30%,但最終都是由消費者來買單。那麼,如何提高居民的節水意識,用智能化的手段充分利用水資源,節省自來水的損耗?這實際上既是智慧的事,也是生态的事。

  因此,智慧、生态是一個相通的關系,最終是為了提升城市進行全方位的檢測與分析。“建築消耗也好,節能節水也好,實際上缺乏一個實時的量化标準,而這個數據非常重要。”謝丹說,“我們最重要通過智能化、智慧化的手段解決這些問題。”

  “智慧城市要有網絡化、智能化的基礎設施,必須把未來的數據空間、數據通道留出來,把具有先進管網系統落的二級開發商請進來。”謝丹說,智慧交通也是也是如此,通過大數據、雲計算反過來指導、調控交通系統的運行,“使整個城市公共交通工具的運行,一方面促進綠色出行,一方面降低交通帶來的能耗”。

  “以智慧化帶動人文和綠色可持續性發展,既要紮實推進,又不能操之過急。”劉治彥說。

如果覺得我的文章對您有用,請随意打賞。您的支持将鼓勵我繼續創作!